<big id="9ddd7"></big>

<pre id="9ddd7"></pre>

      <address id="9ddd7"><ruby id="9ddd7"></ruby></address>
      <pre id="9ddd7"></pre>
          <track id="9ddd7"></track>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行天下 查看内容

            在德国与马朝夕相处的日子

            2022-8-22 11:21|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7年2月刊

            摘要: 好像注定此生与马有缘,来到德国不久就在马年得子,巧的是德国老公居然也属马!而老公最大的爱好是育马、养马、骑马和玩古典马车。四万多平米的马场,十几匹汉诺威温血宝马时而奔腾跳跃,时而悠闲食草,蓝天白云下, ...


            好像注定此生与马有缘,来到德国不久就在马年得子,巧的是德国老公居然也属马!而老公最大的爱好是育马、养马、骑马和玩古典马车。四万多平米的马场,十几匹汉诺威温血宝马时而奔腾跳跃,时而悠闲食草,蓝天白云下,一幅魅力无穷的乡野画卷,而我的生活从此基本上就是与马朝夕相处。

            年年春天得马驹

            跟老公相识不久时,正是复活节前夕,一匹小马驹诞生了。老公很贴心地请我给小马驹取个中国名字。因为小马驹的父系名字均以 Q 字打头,小马驹是一匹漂亮的雌性舞步马,故此得名“倩影”。此后每年这个时节家里都会添一两匹小马驹,为小马驹命名也就成了我们生活里的一大乐趣。

            家里的马驹都是老公根据多年的经验和国家马种中心提供的名马名录,为家里的母马配种所得的“名门之后”,每匹马的“身份证”上,都标注着上溯四代的背景资料,而在种马基地的档案资料里则可追溯到 150 年前、祖上 20 代。

            如今在德国,为了马匹的优生优育,小马驹均由人工控制在春天出生,哺乳期在温暖的天气里度过,马驹心情好,身体壮。家里的两匹专门负责生育的母马(舞步和障碍马各一)每年交替做母亲,兽医给母马做过几次身体检查之后,就带着我们选购好的名马精子,上门给母马人工授精。马跟人一样,也是十月怀胎,而小马驹降生基本上无须助产。去年的小“旋风”降生时,我们大人恰巧都不在家,只有我那 12 岁的儿子在旁边用电话向匆匆赶回的老公全程实况报道。今年出生的小“黑王”竟然在全无前兆的情况下,自己就卧在马棚里了!

            “这是一匹不同寻常的小公马!”我老公兴奋地把香槟带到马棚里跟我干杯,明显的“重男轻女”嘛!“倩影”和“旋风”出生时就没有这个待遇。我当然也知道个中缘由:出色的公马将来都有入选“国家公务员”成为种马的机会,这就好比买奖券,已经有了中大奖的几率啊! 
             
            小马驹上“幼儿园”

            小马驹半岁左右就得离开母马,被送去“幼儿园”跟同龄的小马们一起过集体生活了。我本以为母马和马驹都会伤心,可是老公说,马是群居动物,只要有同伴儿在,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母亲,母马们也会因为摆脱了总来嘬奶头的小马驹而感到轻松。母马对刚出生的小马驹真是舐犊情深,谁敢碰一下她的孩子,她就奋不顾身地上前跟你拼命,可是孩子离开一年之后她就再也不认识它们,她们的记忆里只有在身边的“老幺”。小马驹离开使母马身体上轻松之后,她们真的就没有一点儿难过吗?那个“很快”有多快?我很庆幸自己不是马,遥望在草地上与“后宫老姐妹们”一起貌似无所谓地悠闲吃着草的母马,想起最初送女儿和儿子上幼儿园的情景,不由得替她们心酸。

            我们家里除了两匹轮流生育的母马和孩子们练习骑术用的乖巧温和的老马,还有一些自家有马没棚的客居马。那些比较出色的比赛用马和小马驹们都被送到附近一个叫“黑庄”的马场寄宿培训。在那里,马匹根据年龄、性别和比赛项目分组生活并接受培训。我们常常去那里看望小马们,并旁听成年马(三、四岁以上)的培训课程。每次一到“黑庄”我们就直奔“幼儿园”,小马们成长速度惊人,几周不见就快认不出了。老公说,小马驹一个多月大的时候身上就被烙上一个印记——“H”(汉诺威温血马)和号码,不怕认不出,也不怕丢。而他则根本不需要这些标志就可以轻松地从马群里找到我们自家的马驹。

            最幸福的马驹是在两三岁的“中班”,它们在夏季都会被放养在宽阔美丽、草肥水清的威悉河畔,因为还没有“功课”,每日的生活就是跟小伙伴儿们尽情奔跑、撒欢,当然也像所有的成年马儿一样,一天里有 16 个小时都在咀嚼吃草。因为马的胃很小,食物很快就被消化掉了,他们必须不停地吃。
             
            “世界王子”与“教父”

            懂行的人都知道,全世界的马是欧洲的最好;欧洲的马是德国的最好;德国的马是汉诺威温血马最好。温血马不像冷血马那样蛮劲儿大、能出苦力拉车干农活,也不似热血马那样能猛冲快跑,适合速度赛的赌马活动。温血马不仅外形矫健帅气,而且聪明伶俐、善于学习,其中障碍赛马腾跳姿势优美灵活;宫廷舞步马则通人性一般,随着音乐节奏和主人的指令翩翩起舞。这不仅要求骑手骑术高超,骑手与骏马的强大的学习能力和与骑手的默契配合也极为重要。我家地处下萨克森州,正是汉诺威温血宝马的故乡。

            我家小马驹们上“幼儿园”后,就过上了集体生活,3-4岁就开始接受正规严格的训练。如今成绩最好的宫廷舞步“世界王子”(Weltprinz),今年 10 岁(马的平均寿命是 27、8 岁),已经学会奥林匹克比赛最高难度的全套动作,属“大学毕业”水平且获奖无数,身价超过25 万欧元;第二号“种子选手”Vito Leone(与电影《教父》男主角同名),是一匹 7 岁的障碍赛马,两年前在小型马术比赛中初试锋芒,被众多行家看好,作为下一个重点培养对象,已经上“重点高中”了!

            马跟人一样,名字非常重要。我家每年一个马驹,会出“世界王子”和“教父”,也有可能出“伽比”、“玛雅小姐”等平庸之辈。“学历”低的马儿们,也会接受一些普通常规训练,主要供马术学校、俱乐部等给初学者或者自家大人、孩子学习骑术或者散散步啥的。据我观察,在大赛中夺冠的马的名字大多不俗,一匹名叫“彼得潘”的马驹就在拍卖会上卖了十几万欧!所以我觉得,给马取名就像给孩子取名一样,一定要大气,您听说过一个名叫“瓜果”或者“狗剩”的当上总统或教授吗?

            上学意味着深造,也意味着投资

            人在德国上学,上到博士后也不用交学费,可是马儿“上学”则可以说学费相当昂贵。因为送马“上学”,不仅意味着深造,也意味着投资。从接受专业培训开始,马的主人就要根据马的水平和培训师的等级缴费。每匹马的学费加食宿及保险等,每月支出 1000 欧元左右。但是,如果培养出一匹像我家“世界王子”那样能在国际马术比赛上获奖的马,那之前的投资就可以成倍回收了。所以老公常说,别人把钱存进银行或买地产,我的钱就存在马身上了;打网球是我的业余爱好(Hobby),养马是我的“激情”(Leidenschaft)。但是我知道,那也是他的投资理财方式。

            除了每月的学费,到处参加各种比赛,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老公自幼跟父亲在自家农庄养马,有丰富的经验。但是骑马只是他的业余爱好,家里的马去参加专业比赛,都是请专业的骑师或者有参赛资格的女儿,通常就是参赛马匹的训练师。比赛通常都在周末,骑师和马的护理员把马拉去比赛,我和老公有时间就去观战助威。但是不管我们有没有去现场,骑师和护理员报酬都是要付的。如果马在比赛中得了奖,荣誉是马主的,奖金和奖品则归骑士。不过,只要是获了奖,马和骑士都会身价大增。记得有一次,老公举着我家“世界王子”得的“头花”说:“知道吗?这匹马因为这个花儿又贵了五万欧!”

            马术比赛中的商业奥秘

            都说骑马是“贵族运动”,也知道养马是一种“零存整取”的高回报投资方式。很多人观看马术比赛,觉得是美的享受。只有业内人士才知道,在马术比赛中其实处处是“商机”!

            买马有很多渠道,其中之一就是在各种大大小小的马术比赛场上。观众席上一个貌不惊人的看客,可能就是一位腰缠万贯的买家;休息室或走廊过道里与你擦肩而过的,可能就是有名的政客或银行家。我老公的马曾经卖到加拿大、美国、英国等世界各地,买主都不是等闲之辈。在名马拍卖会上,各种惊艳就更是令人目不暇接,默默举起手中竞拍黄牌子的百万富翁可能就坐在你旁边的硬板凳上!当然,贵宾席上那些则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富豪大亨,或者他们的代理人,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欧元的交易常常是通过电话成交。

            以马为媒,除了促进商贸经济,还真有“作媒”的功能。老公说:虽说骑马在德国是比较普及的运动项目之一,但是能参加国际大赛的女骑手基本上都是名门千金,有雄厚的资金支持,无论相貌如何都会吸引不同阶层帅哥的目光;而那些帅气的男骑手则有很大的机会跟看台上某位名门之后或富婆联姻。所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大大小小的马术赛场上,各种大大小小的“交易”也在你不知不觉中悄悄地进行着……

            “后宫嫔妃”功不可没

            除了在赛场上建功立业的“王子”、“教父”们,普通的马和虽然建功立业但是没有舍得卖掉的马都去哪里呢?

            我家有两个马棚,一个住着已经被骟过的公马,一个住着几匹年老色不衰、供自家和俱乐部的孩子们学习马术的马,以及两匹育龄母马(一匹障碍赛马、一匹舞步马)。全部都是我老公亲手养大的汉诺威温血马,每匹马都是血统高贵的名门之后。

            德国的马术赛季从每年四五月份开始,只要有时间,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去看马术比赛。老公看比赛,不仅因为有俺家的顶尖级别选手在场,也是在为家里的母马物色“成龙快婿”,或者说是给未来的小马驹寻找荣耀的父亲。往年都是从“国家公务员”的队伍里寻找,不知为什么连续几年都是母马驹,去年老公破例用了私人马种公司的“精子”,诞下了一匹小公马 Dark King,乐得老公把香槟带到马棚里庆祝。

            母马临盆前几日,老公做了特别的部署:把一匹仍威猛不俗的骟马调到母马“宿舍”。一方面促进名叫“菊花”的母马发情,有益于几日后的人工授精;另一方面让即将临盆的“世界仙子”尽快诞下马驹,因为在自然界里,环境出现任何变化和不安因素,都会促使母马决定先产下小马再说其它。老公的战略果然有效,母马在尚无乳汁渗出的前兆下,小马驹就已经赫然卧在马棚里了!而那匹发情的“菊花”也在数周后成功受孕。

            小马驹两个多月的时候,老公请兽医来家里为“世界仙子”做了身体检查,确定一切正常之后,再次人工授孕,于是,今年我家草原上已经有了一公一母两匹漂亮的小马驹!而且老公决定这两匹一直养到一岁,在他们“青春期”之前再送去“上学”。

            高而不贵的 “贵族运动”

            都说骑马是一项高大上的贵族运动,而在德国,贵族运动的意义在于精神,而不在价格。马术运动在德国相当普及,八千多万人口的德国,马术俱乐部正式注册成员就有七十多万。我们住的千人小村,三分之一的人都是马术俱乐部成员。马术俱乐部成员只要每年交几百欧元会费,之后骑马按次收费(10-50 欧元不等,根据水平和服务而定;也有包月付费的更便宜),普通家庭都能承担,如果家庭困难,则可向政府申请补助或者持证明适当减免费用。不过,俱乐部成员不分高低贵贱,都要承担俱乐部的翻修、清洁和马术比赛活动的服务等工作,有最低工时规定,如果不能在规定时间(一年内)做满这些工时,就要按每小时 10-30 欧元交钱给俱乐部,也可以在本俱乐部举办赛事的时候烤蛋糕、做沙拉捐赠出来,每个蛋糕抵一个小时。我老公作为马术协会的财政大臣,除了作为俱乐部赞助商在骑术大厅做我们家族企业的商业广告,捐赠一些马匹、马具以及自家马棚的单间,在一些马术赛事上为获奖者捐赠奖金或奖品外,还在每次活动上亲力亲为义务劳动。再一问,俱乐部马术比赛上那些忙碌的义务劳动者,很多也都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和大公司白领。

            从事马术运动的孩子和大人们,骑马之前都很乐意亲自为马清洁,刷马、剔蹄、上鞍、拴辔,事必躬亲。之后还要卸鞍除辔、清理马棚。就算大富大贵人家的孩子,这些脏活儿累活儿可以雇人来做,但作为课程也是不能免修的。最重要的是,马术运动需要人和马之间的默契配合,这些日常的清洁也是与马儿建立感情和信任的重要方式。

            所以,在德国是否骑马,决定因素不是钱,而是兴趣。很多孩子从小就跟马一起长大,恨不得在马棚里睡觉。有的孩子很小就有了自己的马,没有马棚的就把马寄宿到马场。所以,我家马场里也有一些寄宿的“客马”。每月交几百欧元,马的吃住全包,马主还可以随时免费使用室内室外的骑马场地。

            在德国与马朝夕相处的生活,让我这个在北京皇城边上长大的城市女人,完全彻底地变成了德国的村妇。享受田园生活的同时,也爱上了骑马运动,成了马上俱乐部的一员。女儿和儿子都是从小就迷上骑马,儿子甚至参加了马背体操队!女儿十几岁时就利用假期在朋友的马场打工换取免费骑马的机会,如今几乎每天都在我们自己的马场骑一会儿马,更是醉心于中德之间马术文化交流及经贸联络工作。
             
            通往天堂的路上也有马

            看过很多催人泪下的“人马情未了”的电影,过着与马朝夕相处的日子。我每天都惊讶于马儿优雅的体型、体态,它们只吃些草料和谷物,却长出那么结实漂亮的肌肉;它们的眼睛那么漂亮,目光那么温柔,它们好像能听懂我们的话,理解我们的情感。老公说,马的年龄每一岁相当于人类的三岁,如果没有意外,马的寿命可以到25-30岁。

            马自古就是人类的朋友,和平年代劳作耕耘、驮运奔跑;战争时冲锋陷阵;色相好、聪明的,“求学”、竞技、夺冠;品种差、“学历低”、没身价的,拉车驮物、卖苦力,弄不好还可能成为人类“盘中餐”。我常常好奇,我家这些马最终都会去哪儿呢?

            老公说,马跟所有的群居动物一样,没有自然死亡一说。自然界里的野马,年老体弱时都会主动舍身去喂食那些觊觎马群的凶猛动物,以保全后代生命的延续;而那些家马生命尽头将至时,主人就得帮它们尽量没有痛苦地了结。请兽医给马打过所谓“安乐死”针之后,马还得非常痛苦地挣扎两个多小时。所以,最好的“安乐死”竟然是马主人“温柔”地接近老马,使其放松警惕,专业屠夫迅速地用钉抢射中马头正中的死穴,巨大的马身即刻轰然倒地,完全没有痛苦。我听了这些胃痉挛了很久,对那些些朝夕相处的生灵油然而生深深的敬意。

            一次在朋友家参加聚会,看到人们都在参观他家新建的两间宽敞舒适的马棚,原来那是专门为两匹屡建战功、获奖无数的老马建的“养老院”,因为是跟孩子们一起长大有特殊感情,所以一直不舍得卖,更不舍得送到屠宰场与普通肉马为伍。它们将在这“奢华”的马棚里度过生命最后的一段日子。这也算是马儿们最好的善终了吧?我深信,通往天堂的路上也有马。

            文、图/金铃儿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
            高H失禁肉汁文百合

            <big id="9ddd7"></big>

            <pre id="9ddd7"></pre>

                <address id="9ddd7"><ruby id="9ddd7"></ruby></address>
                <pre id="9ddd7"></pre>
                    <track id="9ddd7"></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