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9ddd7"></big>

<pre id="9ddd7"></pre>

      <address id="9ddd7"><ruby id="9ddd7"></ruby></address>
      <pre id="9ddd7"></pre>
          <track id="9ddd7"></track>

            马术在线 首页 马术杂志 人物 查看内容

            罗希和榴莲:我们都倔强

            2022-8-10 15:23| 发布者: admin |来自: 《马术》2016年6月刊

            摘要: 罗希,八零后,北京大妞。自幼学习钢琴绘画的她,人生一步一步走得安和而稳妥,读书,就业,做设计,搞行政,结婚,过日子……本该就这样在空调房里做着高级白领的她,现在却出没马房,与马为伴。夏初之时,笔者有幸 ...


            罗希,八零后,北京大妞。自幼学习钢琴绘画的她,人生一步一步走得安和而稳妥,读书,就业,做设计,搞行政,结婚,过日子……本该就这样在空调房里做着高级白领的她,现在却出没马房,与马为伴。夏初之时,笔者有幸走近这位很酷的姑娘,倾听了她的马术故事。

            缘起少年时

            木桌对面的罗希身着旗袍,妆容精致,轻语浅笑,不了解她的人很难想象到她是一个十足的马术狂。“打记事起,我就对骑马有着强烈的兴趣,小时候只在动物园见过斑马,直到五岁才在石景山游乐园见到了真正的马。”罗希笑着介绍道,“12岁那年,我跟着爸妈去坝上游玩,在坝上我实现了和马儿的亲密接触。至今我仍记得当时所骑的马名叫白蹄,是坝上跑的最快的马。”旅游区的马本该牵行,可罗希执意自己独自来骑,也许缘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第一次骑马,罗希就顺利地获得了马儿的认可。“不过,我自己跑出去一整天,父母可吓得不轻。”虽有这样的小插曲,但这次经历,让少年罗希对骑马的热爱一发不可收。

            天漠逢榴莲

            热爱骑马的罗希接触过很多匹马,而对她最重要的一匹毫无疑问是“榴莲”。“我和榴莲相遇在 2015年5月3日,我至今难忘这一天。当时朋友约我到天漠骑马,中午骑完马去给马洗澡,朋友说顺便把新买的一匹盎格鲁两岁小马也洗一下,然后就把榴莲牵了出来。”罗希和榴莲的初遇像是电影的故事场景,阳光灿烂的午后,罗希看了一眼榴莲的背影,便在心底喜欢上了她。榴莲是匹有脾气的小母马,更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洗澡的时候不停地倒耳朵、翻白眼、起扬、尥蹶子……榴莲的主人对这匹性格糟糕的小母马也很无奈:不让触摸,离近就踢,甚至喂胡萝卜都不吃。“我把她牵回马圈,慢慢地靠近,和她说话,让她熟悉我的声音和气味,最终得到了她的信任。”就这样,有个性的榴莲和有个性的罗希成为了朋友。之后罗希每一次去天漠都要跟榴莲玩好久,后来干脆晚上改睡在马圈,和榴莲一起看动画片,一起吃零食。

            天幕之下人与马

            榴莲像是罗希的一个不省心的孩子。某个周日,当罗希收拾好行李,准备和榴莲告别之时,突然发现榴莲的前胸有一个被胡乱缝了几针的伤口。“饲养员说她不小心刮到栏杆上了,等下周再来看她的时候就好了,我留下来多陪了她一晚。”未曾想下周再来看望榴莲的罗希发现,伤口不仅没好反而发炎生蛆。“我当时疯了一样给老公打电话,让他去找医生取药再给我送来。”这一次,罗希不敢再离开榴莲,她放下一切在马圈住了两周,看着榴莲的伤口慢慢愈合。

            伤好后仅过了一个月的平静生活,突然一天,榴莲的主人打来电话,说有件事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告诉罗希。“我有着不好的预感,果然,他告诉我榴莲的右后腿在放牧时缠到了铁丝上,等有人发现时已经很严重了,韧带断了,露出大片白骨。治疗的情况并不乐观,之后可能会考虑安乐死。他知道我和榴莲感情很好,叫我去见她最后一面。“回忆起榴莲的伤痛,罗希面色凝重了起来。

            得知消息的当夜,罗希带着自己的爱犬哈尼赶到了榴莲身旁。9月份的天漠阴雨连绵,夜间体表温度最低已降为8度,身着单衣的罗希夜里不得安眠。“我裹在被子里,和榴莲一起听着轻音乐,一晃一夜。”为了方便榴莲的治疗,罗希和榴莲一起搬到了野外的大马圈。从小生长在城市里,天生怕黑的罗希为了榴莲,睡在了天幕下,野地里。至今,回想起那段岁月,罗希都会感慨不已:“那时,我们白天一起晒太阳,夜晚一起看星星,小狗哈尼尽职尽责地为我们站岗放哨。我也怕风吹乱树的吱呀声,但是在四周坟墓的野外,我带着对哈尼的信任,有对榴莲的担心,一住就半个月。”

            治疗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右后腿的伤还没有好转,榴莲的左后腿在一次换药中又受到了大面积挫伤。罗希和哈尼始终陪伴在榴莲身旁。“我知道与马接触的安全行为,对于其它马,我从来不会站在后面,可是那时,我常站在榴莲身后,用肩顶着她臀部,帮她的伤腿分担一些重量,她也明白我的意思,会把重心靠向我。我们彼此信任,彼此依赖。”

            未来我们一起走

            2015年的圣诞节,罗希做出了大胆的决定:转行从事马术行业。“我希望能够有专业的能力去照顾榴莲,我也希望永远与我深爱的马相伴。”从白领到马工,短短一个月,罗希的手就磨出了厚茧,可她说自己心里是从没有过的轻松愉快。

            现在,榴莲的伤已经养了半年,伤口虽没痊愈但也有了很大的好转。罗希告诉我,她正在计划接榴莲到自己工作的俱乐部,亲自照顾她。罗希从未骑过榴莲,因为伤病,此后榴莲的运动生涯也不会继续。“榴莲很可能就会一直瘸下去。”我说。

            罗希目光坚定,回答道“榴莲用她的一生来陪伴我,而我来负责照顾她的一生。”

            后记:
            现在,榴莲已经归罗希所有,她为她改名lucky,希望她能远离病痛,幸运下去。罗希的梦想是有一天为榴莲打造属于自己的马场,相伴一生。很多人说,榴莲的幸运是遇到罗希,但罗希的幸运又何尝不是遇见榴莲。人马温情,令人动容。祝福罗希和榴莲,祝福她们早日拥有自己的“幸运马场”。

            文/李娜 图/李艳阳

            ©2011-2025  马术在线 (京ICP备11042383号-1)     E-mail:horsingcn@163.com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45787号

            返回顶部
            高H失禁肉汁文百合

            <big id="9ddd7"></big>

            <pre id="9ddd7"></pre>

                <address id="9ddd7"><ruby id="9ddd7"></ruby></address>
                <pre id="9ddd7"></pre>
                    <track id="9ddd7"></track>